媒體露出  Press

 

 

【後植民計畫】當代館登場 翻轉建築再現日治風景

中時電子報   2016年12月19日 05:38    整理報導 / 林宜靜

中日甲午戰爭,清朝戰敗,與日本政府簽訂「馬關條約」,台灣因此割讓給日本,展開長達五十年(1895~1945)的異族殖民統治時期!至今台灣許多建築仍可見到日本殖民時期洗禮,對年輕人而言,殖民歲月也許只是歷史課本裡記錄的一隅,然殊不知文化早已慢慢滲透,至今台灣文化裡仍有當時殖民痕跡。

台北當代藝術館2016年12月13日至2017年1月15日於實驗展場(MOCA Studio)展出【後植民計畫】,源自策展人陳泓易2003年開始的生態行動,迄今逐步發展成一個文化行動,計畫集結多方人力與資源,期待以種樹行為重塑遭人為破壞的土地風景,同時把種樹作為思考風景繪畫的隱喻,引導大眾重新思考自己與自然的關係。

藝術作為一種『修補術』

本計畫將種樹行動,也就是參與者的身體介入遭受破壞的自然進行「修補」的過程,將「藝術作為一種『修補術』(Bricolage)」進行一種連結想像與具體實踐;勞動主體在種樹過程中所感知到一種與自然的關係,也呼應著山水風景畫發展的核心精神:一個主體與自然的關係。風景畫的興起是某種社會建構發達後的產物,大自然變成大眾生活經驗的一種匱乏,因為對此一匱乏的彌補心理,而產生了風景畫與園林藝術的形式。

若將畫作或園林藝術中的空間擴大到實際環境中,勞動主體在遭受破壞的大自然中的「植樹」行動,即為更大範圍的「理水疊山」行動。在此行動中將會創造出新風景,再現一個參與者勞動過後的新自然風景。

當代館歷史建築再現日治植被樣貌

【後植民計畫】以展覽形式重新回顧台灣風景(畫)的樣貌,藉由錄像、山水畫作、現地裝置、影像拼貼等創作手法,分成五個部分:清領時期風景樣貌、日治時期風景樣貌、當代風景、影像中的風景、植民新風景進行思辨。

其中,策展團隊以幾個日治時期設立的植物園與翻製的繪葉書,反映出日本政府對台灣風景的某種想像及塑造,像是藝術家許聖泓的《三川州》系列,他以失真的顏色重繪象徵殖民凝視的圖像,並於當代館日治建築主體中呈現,觀眾看見這些文化地景時,將被重啟跨時空的歷史對話。

繪葉書10-新高主山的絕壁 許聖泓 壓克力顏料、畫布 35x24cm_2015。(當代館提供)

全球化語境下「植民」的問題

本次策展團隊橫跨各國專業人才參與計畫,共計12組藝術家參與:保加利亞藝術家瑞妲‧布可娃(Rada Boukova)、美日籍藝術家諾曼‧山田(Norman Yamada)、法國藝術家艾莉絲‧馬雷(Alice Schÿler Mallet)、台灣藝術家陳宣誠/ArchiBlur Lab、黃銘昌、葉子奇、洪天宇、林銓居、尹子潔、許聖泓、蔡依潔、陳正弘,以及協助作品拍攝的金澤21世紀美術館秋元雄史館長等,皆關注到植民問題,去年此計畫於法國諾曼第花園展出,即把臺灣風景移植到外地,藉由置入植物的原生風景,試圖提供國際觀眾一個新平台,重新認識植物及其背後的歷史與生態。

【後植民計畫】展間照。(當代館提供)

在當代館展出的【後植民計畫】,也藉由陳宣誠/ArchiBlur Lab團隊現地製作的〈浮島‧懸橋〉、藝術家洪天宇特為此展新繪、帶有水墨韻味的〈天水瀑布〉等作品呈現,探討在全球化語境下「植民」的意識,同時呼應「還地於樹」的文化內涵。

藝博 3學生新人入圍

自由時報   2009年08月17日    台北報導 / 記者陳怡靜

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將於月底登場,「新人推薦特區」從國內百餘位藝術家中遴選出八人,其中罕見地同時出現許聖泓、盧之筠與徐睿甫三名年輕學生藝術家。即將就讀台南藝術大學造形研究所的許聖泓年紀最輕,二十二歲就將以新秀之姿登上國際舞台,讓他大呼︰「好像中樂透!」

許聖泓僅22歲 盧之筠出身藝術家庭

國際藝術博覽會去年起首度規畫「新人推薦特區」,希望增加台灣年輕藝術家的國際能見度。今年選出八人,在學的許聖泓、徐睿甫與盧之筠備受注目,甫從嘉義大學美術系畢業的許聖泓年僅二十二歲,卻擅長以灰色筆法刻畫生活臉孔,將展出「失訊︱所謂的事件」、「失訊︱短暫的風景」等十七張壓克力畫作。

「我選取短暫的影像物件,呈現為寧靜的空場,但又打上類似電視失訊的馬賽克,看起來好像會發生什麼事。」許聖泓試圖呈現生活片段影像,像是飛機起飛、空曠廣場風景等,希望喚起觀者情緒並自我解讀。

從國小學畫到嘉大美術系,許聖泓笑稱「很幸運」、「都是公務員的父母雖看不懂在畫些什麼,但還是十足支持」。

北藝大造形研究所研究生盧之筠則是出身於藝術家庭,聯展和個展經驗豐富。擅長裝置藝術的她,在作品中悄悄透露少女情懷。

「我將永遠以這種姿態面對你」作品將彩虹小馬高高掛起,看似漂亮,其實是痛苦。「你能看見我眼底流轉的念頭嗎」則是將鑲鑽小馬開膛剖肚,流出腸子卻又是粉紅色串珠。她笑說:「那是對愛情的想法。少女總覺得為愛犧牲很偉大,流血都是亮晶晶的,但那其實很可笑,因為沒人會覺得妳痛。」

徐睿甫工作室 堆滿廢棄物

曾在苗栗山上當過老師的新竹教育大學美勞教育研究所學生徐睿甫,則將展出「瘋癲狀態」與「嘔吐穢物與黴菌花」等另類作品。他經常撿拾廢棄物,不僅工作室堆得滿滿的,牆上也都是廢棄物照片。「廢棄與腐爛的東西,其實都躲在日常陰暗處或閒置空間,至於是不是潛意識中的黑暗,觀眾自有解讀。」

 
  • Facebook Basic
  • Instagram Basic Black
  • Black Twitter Icon
  • weiboblackicon_square

Copyright © 2014-2019 Telling Arts. All rights reserved. 疊藝術版權所有 © 2014-2019. 保留一切權利。